lemon_1900

幸福来敲门^ω^

这是王天风看于曼丽的眼神啊
最温柔的一次!!!
双目含情,目若星辰💓

王天风 疯子老师的元宵艳遇风波←_←

元宵节到了 寂寞而又不怕寂寞甘于寂寞的王天风老师的趣事。。。有点伤感有点有趣有点污←_←其实我也不知道算什么

      元宵夜   几个汤圆刚下肚 就觉饱腹 这玩意儿味道甚是不错 唇齿间仍夹杂着芝麻的香酥与糯米团子的醇厚 除紧要岗位的士兵及工作人员   其余的孩子大多被批准回家小聚  军校倒显越发冷清了 …… 难得有片刻闲余时间去思忖这些东西 …… 自加入蓝衣社至今在军统工作这么多年 任何节假日似乎都与我毫不相干 …… 不知不觉的走过了大半个训练场   突地回过神来 闷咳了一声 顺手整了整衣襟 从口袋里掏出办公室的钥匙 对上了孔眼儿【喀嚓】
       忽然――耳边穿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瞬间从角落里蹿出一个黑影径直朝这边扑了过来 【下意识迅速闪过 转身将其手反扣 夺其手中刀片 抵其喉间 】放开我!!【其挣扎嘶吼着】【一股子浓烈的酒味儿扑面而来】
是你?!【借着透亮的月光看清了人脸】【缓缓移开利器 随即松了手】  嘶~呵……【她吃痛的揉了揉肩膀及手腕】王处长的力气好生大呀……我,我都被捏疼了【拎着手腕走上前示意 一个踉跄 倒是把门给撞开了 越过门槛 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   王天风没去搭理她 头也不回地进了屋 拉开了头顶那盏明晃晃的灯 整了整衣领上的风纪扣 【房间骤亮】
       他死死地盯着摔在地上狼狈的她 【一身乳白的紧身高领无袖的开叉旗袍 胸口至腰侧还绣了三朵金灿灿的莲花 黑的发亮的细跟皮鞋亦是脱离双脚 散落一旁 发髻也是凌乱的 】 看来刚才那一下摔得确实够狠的 ……  
      王处长就非得这样看着……不上前扶我这小女子一把?【慢悠悠的伸出一只软绵绵如玉般修长的手 她在寻求帮助】    你这么冒冒失失可不大好……【拿起案台上的水杯 转身泡茶】    嗬……【她亦是觉得无趣 收回那只本充满诱惑的手  解开了旗袍高领的两颗扣子 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倚在门上 面色绯红 还喘着气儿】  王天风一转身便瞧见其雪白的脖颈处的血痕 甚是醒目 【举着茶杯示意两下 便轻轻放回了案台上】 额……方……?【此前只见过一面 据说是方部长新过门的太太 这年龄差距不免有些太大】 方步莲!【她随即接上】    哦,方太太【王天风若有所思】喝杯茶醒醒酒吧【坐下】   【她眉头微皱快步走了过来 举起茶杯 一饮而尽】【咕噜咕噜的吞水声 以及那不断漏水的下巴】    你倒是不担心我在这茶里下毒?【嘴角微抬】     哈……【她颇为满足的喝完了一整杯水 也不顾擦花了脸直接上手抹干嘴巴】王处长若是想害我 刚才我就该没命了【笑】      这番倒与刚才判若两人 像个孩子 ……原本就是个孩子 ……
     【元宵节你不呆在家里陪家人 到这里作甚?刚才……偷袭我 这又是为何?       我没偷袭你呀【她瞪大了水灵灵的双眼】我以为是小偷!【她自己个儿还使劲儿点了点头】 【王天风看了她一眼 意味深长的笑道】行窃者往往都若你这般冒失 命都不知丟了几回。过会儿回去 方部长可要生气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她忽得发笑】 你笑什么?      我在想,刚才若是把你的那两撇小胡子给刮下来 那就有趣了 【又是一阵笑】【王天风倒是头一回觉得这么尴尬】随即,笑声戛然而止 【老师~…………】【她注视着他良久】我……能不能到你的军校来?    【王天风眼帘一抬 神色凝重 他觉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请求参加战斗!!!【她离开座位 扑到王天风的膝下 抬眼便可望见的那诚恳的眼神 抑或是在寻求解脱 是乞求】……
  …………快!快!在那边……屋外一阵喧嚣      许是你家人找来了 快走吧【王天风抬头看见远处快速行进的队伍 站了起来】【走到门口 拾起那双沾了灰的高跟鞋 摆回她的脚边】 【她悻悻地不愿动弹 未等其将鞋穿回去】那批人就蜂拥到了眼跟前 方亭长不跟着过来才是怪事            
     唉呀 莲莲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你可让为夫我一番苦找啊 【方亭长捧着肥重的肚腩 也带着一身酒气 冲了进来 一把抱住了她】    长官,我们根本拦不住!方部长他,一定要这么硬闯进来【军校里守夜巡逻的孩子也全都赶了过来】王天风给了个眼神 小兵也就没再说下去 都安稳的守在屋外 ……    【她挣扎着 欲挣脱强压在肩上的重量 无果 】痛!! 放开!【她只好拍打他 能打哪儿就打哪儿】    一旁的王天风自是不会掺和这些事   他索性站坐在房间角落的桌台上 双手交叉于胸前 似有似无的看一出戏……      好好好!我放我放!你不生气了吧!【方亭长即便是吃她一顿打  都是欣然接受的  真情假意不得而知 】我们回家吧 【他似乎全程都无视王天风的存在 直至看到媳妇脖子上的伤痕以及未上脚的鞋 这才脸色大变】这!……你……【他沉了口气 终是没说下去】扶着她起身就走 奈何自己亦是脚底打颤 根本站不稳脚跟 【急眼】你们一个个没眼力见的,就不知道扶我们一把!【方亭长的副官手下一个个围拢着上来把他们请了出去 】      等等……【王天风扫了眼还在地上的鞋】方部长 您太太的鞋还在这儿呢 【方亭长眉头紧锁 牙关一咬 使了个眼色】其副官就屁颠屁颠捡起那双鞋 一道儿走了 【离开前 她一直扭头看过来】王天风知道    但他从没把眼神落她身上 …… ……
…………闲杂人等都已离去 屋内残留不去的乌烟瘴气 这月圆之夜 着实心烦……

第一次在lof写东西 也是很突然的脑洞 也没想到要传上来 后来想着写了不传就留不住 作为王天风大写的迷妹!!。这是处女文呐呐呐呐呢^ω^😃 真的是想到哪儿写哪儿 我也不知道最终到底写了什么 最近在玩名朋 用惯了【】这个符号 没用上标点符号 可能看的时候也许会有些别扭 嘤嘤嘤 写这个就图一乐呵^ω^
        最后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记得吃汤圆噢!吃boy忘不了的芝麻馅儿滴汤圆←_←